当前位置:首页 > 翠亨村 > 孙中山与翠亨村

    翠亨村是孙中山先生的故乡。孙中山在这里出生和度过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翠亨村是他最早认识社会的窗口,是孕育他革命思想的土壤,也是他最早进行社会改革的试验场。
    孙中山的祖父孙敬贤(1789~1850),以耕种承继的十余亩祖田为生,23岁时娶妻黄氏,生子孙达成、孙学成、孙观成。孙中山父亲孙达成(1813~1888)年轻时在澳门当鞋匠,后与隔田乡杨胜辉之女杨氏结婚,婚后相继生下孙眉、孙金星(早殇)、孙典(早殇)、孙妙茜、孙中山、孙秋绮六个子女。
    孙中山一家靠租耕位于村东北俗称“龙田”的二亩半翠亨孙氏祖尝田为生。童年的孙中山就像一般的农家子弟一样,他经常跟随二姐孙妙茜做砍柴、割草、拾取猪粪等劳动。幼年的孙中山很少穿鞋子,也很少吃到米饭,常以番薯充饥。年纪稍大一些,便要跟随父亲下田插秧、除草、打禾,还常常到村外的金槟榔山山腰的山水井挑水。农闲时他还跑到隔田乡跟随外祖父杨胜辉出海捕鱼和挖蚝。因家贫买不起耕牛,孙中山每年还要替人放几个月的牛,以换得牛主同意用牛帮孙家犁翻那两亩多租佃的田地。孙中山后来多次和宋庆龄谈起:从那时起,他就想到“中国农民的生活不应该长此这样困苦下去。中国的儿童应该有鞋穿,有米饭吃。”少年时代的的乡村生活,给了孙中山一个思想自由发展的空间,形成独立的性格,以及强健的体魄。他日后的很多思想的启发都离不开早年在家乡的艰苦农家生活。例如平均地权思想,日本友人宫崎寅藏曾问孙中山:“先生土地平均之说得自何处?学问上之讲求抑实际上之考察?”他回答说:“吾受幼时境遇之刺激,颇感到实际上及学理上有讲求此问题之必要。吾若非生而为贫困之农家子,则或忽视此重大问题亦未可知。”   
    在翠亨村,有一位参加过太平天国起义的老人叫冯观爽,傍晚歇凉时常在孙中山家前的大榕树下给村中的孩子们讲述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起义反清的故事。孙中山常常听得十分认真,对洪秀全充满了崇仰之情,说:“洪秀全灭了满清就好咯!”在和村中小孩玩游戏时,常以“洪秀全第二”自居。孙中山后来在回答日本朋友宫崎寅藏询问他“革命思想胚胎于何时”的问题时,回忆说:“革命思想之成熟固予长大后事,然革命之最初动机,则予在幼年时代与乡关宿老谈话时已起。宿老者谁?太平天国军中残败之老英雄是也。”
    童年的孙中山便活泼好动、爱动脑筋和有反抗精神,翠亨村中流传着很多孙中山小时候的传说。据说翠亨村原有一家开设豆腐店的人家,叫“豆腐秀”,它有两个儿子十分顽皮,年龄又都比孙中山大,常常欺负孙中山。有一次,被欺负的孙中山忍无可忍,便拿着一块石头追到“豆腐秀”的店铺中,一石就砸往那锅正煮开的豆腐浆。小孩的父母不明所以,找到孙中山的父母理论,才明白事情的经过原委,自知理亏,把两个儿子大加责备。孙中山父母见“豆腐秀”因锅破不能再用而为生计发愁,也主动赔偿。孙中山也因此得了一个外号“石头仔”。孙中山10岁的那一年,翠亨村靠在潮汕一带苦力贸易发财的杨启文、杨启操、杨启怀三兄弟被外县控告贩卖人口,香山县衙门派出清兵下乡搜捕封屋,一时间翠亨村鸡飞狗走,家家关门闭户,犹如大难临头。孙中山反而毫不害怕,跟着清兵后面去看他们封屋,每封一间,他都跑回家去报讯。
    因为家贫,孙中山直到9岁才开蒙读书,村塾就设在村中的冯氏宗祠,所学的功课主要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以及四书五经选读等传统儒家典籍。塾师姓黄(或是王,粤语中黄与王同音),绰号“蟾蜍黄”,这位老师上课时只要求孩子们朗朗背诵课本,却不解说书中的意义。孙中山聪明伶俐,记性很强,往往老师教几次,他就能背诵下来。不久之后,孙中山逐渐对这种死背书而不明书中道理的学习方法感到困惑。他觉得:“我天天读书,却不知书中讲些什么道理,这读来有什么用呢?”他要求老师解释书中的道理。老师对孙中山的大胆冒犯当然非常生气,拿起戒尺来教训他。但孙中山并不服气,他认为“这个经书里面一定也有道理,我总有一天要寻求出来。”如果只硬性记忆,而不求甚解,即使记忆力甚强的学生,也会很快把学过的东西忘掉。孙中山也回忆过:“我亦尝效村学生,随口唱过四书五经者,数年以后,已忘其大半。”

下一页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