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鹤龄

1892年,“四大寇”合影。左起杨鹤龄、孙中山、陈少白、尢列
 
    杨鹤龄(1868~1934年),翠亨村人。早年在广州算学馆毕业。1890年前后,与孙中山、陈少白、尤列等以香港“杨耀记”(杨父经营的店铺)为联络点,经常秘密集会,交流革命思想,商议革命大计,时人称他们为“四大寇”。 因此“杨耀记”商店又被称为“革命党人最初之政谈俱乐部”。1892年,孙中山在澳门向镜湖医院借银开办中西药局,“担保还银人”就是杨鹤龄的妹夫、澳门绅商吴节薇。后孙中山在澳门受到排挤,转往广州及香山石岐开设药局,但手头拮据,据杨鹤龄之子杨国铿回忆,当时杨鹤龄变卖位于澳门龙嵩街的一所房子与吴节薇,所得资金全数赠给孙中山作发展事业之用。后来孙中山发动反清起义,杨鹤龄则在港澳一带协助筹募经费及作反清宣传,一度在陈少白创办的革命报刊《中国日报》中任职。民国成立后,杨鹤龄隐居澳门,并把居所命名为“杨四寇堂”,以纪念这一段革命往事。1921年9月,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聘请杨鹤龄为总统府顾问,并每月馈赠五百元作为养老金;又把越秀山南麓文澜阁修葺一新,延请杨鹤龄、陈少白、尢列居住。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设立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又任命杨鹤龄为港澳特务调查员。
    杨鹤龄性情诙谐,不慕荣利,别人问起孙中山及其革命事迹,常以“一部十七史,不知从何说起”为由婉言谢绝,而对于革命先烈的亲属后裔则时时关顾,现在还保存下来多封他为黄咏商、林喜智、程耀臣、谭弼、朱贵全、邱泗、郑弼臣、杨衢云等而致函国民党要求为辛亥革命先烈建墓立碑及抚恤遗族的信函。1934年,杨鹤龄病逝于澳门,安葬于家乡翠亨村金槟榔山麓,墓前遥瞰翠亨村孙中山故居,墓侧立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西南执行部的褒卹令,褒扬杨鹤龄“性行高洁,器识宏远,早岁劻勷总理倡导革命,厥功甚伟。民国肇造,退隐家园,功成不居,尢足矜式。”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