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宋庆龄同志致崇高的敬礼!

邓颖超

    我不是诗人,不会写诗,也不是作家,不善为文。但是半个多世纪来,对你景仰、热爱、钦佩和崇敬的革命情谊,积蓄在我的心头,现在像打开的闸门,再也无法抑制了。

 一位青年革命女战士的形象

    记得1924年冬,你和孙中山先生北上路过天津。你们出现在轮船的甲板上,同欢迎的群众见面。我在欢迎行列中,看到为推翻清朝帝制,为中国独立、自由、民主而奋斗不息的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坚定沉着,虽显得年迈,面带病容,仍然热情地向欢迎的人群挥帽致意,同时看到亭亭玉立在孙先生右侧的你。你那样年轻、美貌、端庄,安详而又有明确的革命信念。你,一位青年革命女战士的形象,从那时就深深印入我的脑际,至今仍然清晰如初。
    1925年,北京,你出现在为孙中山先生送葬的行列。你穿着黑色的衣裳,面罩黑纱。透过黑纱,我看到你没有哭泣,没有流泪,而是更加坚强,显示出内在的毅力。你正在经历巨大的悲痛的考验。

 忠实执行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 

    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你站在主席台上,发出庄严沉静而又斩钉截铁般的声音。你义正词严地呼吁,国民党员要忠实执行孙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执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你勇敢地谴责了国民党内反对革命的右派分子。
    1927年,北伐战争取得节节胜利,在当时革命的中心武汉,在你和何香凝先生正忙于慰劳革命将士的工作时,我又同你们欢聚。但这短暂的欢聚,竟为蒋汪合流所冲散。这些破坏革命团结、分裂革命统一战线、叛变革命的祸首和民族的罪人,使我们又经历了十年的离别和隔绝。这是极艰苦、极不平凡的十年。你先是被迫流亡国外。回国后你住在上海,数次断然拒绝到南京参加国民党政权的活动。我则过着地下工作者的生活,后转到根据地的战场。虽然我们在不同地区,不同战线,各自在不同岗位,用不同的方式坚持革命斗争,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奋斗的目标是一致的。

 高贵的革命感情和坚贞的革命情操

    抗日战争初期,卖国贼蒋介石节节后退,上海被日寇占领。为了得到为全民抗战服务的自由,你坚决不到蒋介石的地区,而是转移到香港,在那里默默无闻,勤勤恳恳,为支援抗战的八路军,为满足抗日根据地的需要,你不懈的进行了大量的工作。由于你的国际声望和各国人士对你的景仰,人们都希望在捐款的收条上得到你的亲笔签名,你曾为此而磨硬了柔软的手指。你把所得的捐款及物品,全部支援了八路军、新四军。你的立场是多么坚定,你的爱情是多么鲜明啊!这种高贵的革命感情和坚贞不渝的革命情操,深深激励着在敌后奋斗的战士和人民。
    1938年8月,为了加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党派我去香港看望你和何香凝先生及各界朋友。你约见我,倾听党的主张;约见后出现特殊情况,得到你特别的关怀;你还先去广州,率领我在广州开展工作。这匆匆的短期聚晤,同你一起活动,使我得到教益,我是永远铭记在心、不能忘怀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你从硝烟弥漫中冲出香港,被迫转到重庆。这使消极抗战、积极内战的反共顽固头子蒋介石大为恐惧不安。他外表佯装关怀接待,让你住在大姐姐家里,暗中却派人监视你,使你没有出外的自由,没有会见友人的自由。好容易总算盼到通知我去看望你,你也不得不暗示我有人监视,谈话谨慎。你被凶恶的魔鬼包围,我们时时把你的安全挂在心上。直到对你比较好的弟弟,把你安排在敌机轰炸过的断墙残壁间的一栋楼里,使你总算摆脱魔鬼的监视,得到一楼之中的自由。然而我们和爱国进步人士去看你,仍然少有机会,而且有特务爪牙的追踪,随时都要警惕。你如挺拔的大树,岿然屹立于雾都重庆,为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而竭尽全力、奋发工作,经历了五个春秋。在这五年里,任何阻力,任何威胁,都没有、也不能截断你和党的联系。愈在危难艰险的时候,愈显出你同我们党的一致,愈显出你对人民事业的忠诚,愈显出你不畏强暴,不畏威胁的大智大勇,愈显出你是我们党的亲密同志,是完全可以信赖的战友。
    抗日战争结束后,你迁回上海。但是在蒋介石独裁统治下,竟然使你难以得到可以安居的房舍,给你的只是一个矮小的房子。这样不公平的待遇,进步的报刊曾经揭露过。后来总算给你换了一幢房子,依然是很不宽敞的。他们对待国民党的领袖、中国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的伴侣和战友,在国内外享有盛名的你,竟然作出这样卑劣的待遇,自不能不激起进步舆论的愤怒。

 始终在人民之中

     上海解放了,你高兴,你欢欣。你对史良大姐说:我们现在解放了。的确,你个人解放了,全国人民也解放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党中央提出建议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派我携带毛泽东主席的亲笔信去上海看望你,邀请你到北京来商议国家大事,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你立时果断地、高兴地同意到北京来。1949年7月1日,是党成立二十八周年纪念日,在上海党、政、军、民隆重举行的庆祝大会上,你应邀出席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颂扬党所作的贡献和取得的伟大胜利。
    我从上海陪你北上,路过南京时,作了短时停留。我问你,是否去看中山陵?你回答不去。这说明你以国事为重而不徇私情。你在病中同亲近的同志和身边工作的同志多次说,死后不要葬在中山陵,而要葬在普通的万国人民公墓。足见你的思想的高尚,足见你从来不以丈夫的名望、地位来提高自己,始终是在人民之中。你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继而又担任全国妇联名誉主席、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同时担任你创建的中国福利会主席。
    生活在新中国的三十二年中,你的才华,你的能力,在国际事物和国内各方面工作中得到了更大的发挥。你为国家、为人民的出色的重大的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
“文化大革命”中,你忧国忧民。尽管有党和人民的保护,仍然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干扰。你心情沉重,苦思不解,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粉碎“四人帮”以后,你恢复了国内外的活动和工作。你对党没有怨气,更没有不满,一切听从党的安排,丝毫没有动摇你参加党的坚定的宿愿。

人中之杰,女中之杰

    你自青年时代献身革命,在婚姻问题上遭到全家的反对。你总是坚强不屈。你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处在那样的家庭包围中,又长期在蜕变的国民党的敌视、威胁下,能够奋勇当先,进行单枪匹马的战斗而坚持不懈,这种坚韧不拔、出污泥而不染的高贵品质,不愧为人中之杰,女中之杰,伟大的革命战士。你比荷花更高洁,比青松更坚贞。周恩来同志曾称你为“国之瑰宝”,你是当之无愧的。
    今年3月下旬,党中央十分关怀你的疾病和健康,嘱我代表中央常委去看望你。你欣然约我下午去看你。我和你进行了亲切知心的谈话。我希望你安心治疗,祝福你早日恢复健康。我同你商谈了重要的问题,征得你的同意。在谈话过程中,你明确阻止我,不要再称呼你副委员长。我说,称你庆龄同志好吗?你内心掀起了喜悦,含笑频频点头同意。你像革命的老一辈、像慈母般频频吻我的双手,我也亲切地情意深长地吻你的手,向你告别时,我拥抱你还吻了你的面颊。此情此景,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仍然激动不已。这不是你我个人之间的革命感情,这反映着你对党的热爱和信任,对党的深厚的情谊。5月14日深夜,你的病情突然恶化。15日早晨,彭真同志和我去看你,向你陈述了党几十年来都把你作为同志看待,我们了解入党是你长期以来的宿愿,说明我们要向党中央报告。你睁开眼睛望着我们,轻声答复:“好”。当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开会,一致通过接收你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同时建议授予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的荣誉称号。次日邓小平同志去看望你,向你表示祝贺。中国共产党员的行列里,有了你这样一位举世知名的杰出的女政治家、社会活动家、伟大的共产主义革命战士,这是我们党的骄傲,也是我们国家、各族人民的广大妇女的骄傲。
    宋庆龄这个名字,象征着自辛亥革命以来七十年革命的历程。你是一颗闪耀着革命光辉的、灿烂的巨星,永放光芒,成为万代的楷模。
    你受到全世界各国爱好和平正义的人民的仰慕和尊敬。你受到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爱戴。你无愧于光荣、伟大、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们国家的名誉主席、新中国缔造者之一的称号。孤悬在台湾海岛的国民党一小撮高级顽固分子,对你极尽造谣、诬蔑、诽谤之能事,使全世界公正人士为之不平。台湾这种恶劣宣传的做法,只能使他们自食其果,丝毫无损于你的伟大形象。
    敬爱的庆龄同志,你是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伟大战士,保卫世界和平事业久经考验的前驱,是全体中国少年儿童慈爱的祖母。我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1987年5月27日

(原载1981年5月29日《人民日报》)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