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陪嫁”物品苏州复制记
    一条“百子图”软缎被面缓缓展开,令人眼睛顿时为之一亮:仿佛一片淡绿色的草地上,一群穿着红、黄、蓝、绿各色衣裳的童子,正腾挪跳跃,或舞龙灯、或捉迷藏、或放鞭炮———生动传神,充满情趣;被面中央更有三十多个童子围着“吉庆有余”字样嬉戏玩耍,处处透出“多福多寿多男”的传统意蕴。“百子图”并不稀有,但它的制作、它的图案、它的刺绣分外典雅、考究。 
  这条“百子图”被面,是苏州刺绣博物馆为北京宋庆龄故居复制的宋庆龄“陪嫁”物品之一。除三条被面,还有两套绣服。
    博物馆黄晓洁主任说,去年6月,宋庆龄故居负责人千里迢迢赶到苏州,希望苏州刺绣博物馆为他们复制这批馆藏一级文物。“从接下任务起,经过半年多艰苦摸索,如今,一条‘百子图’被面已经完成,两套团花绣服正待‘合成’”。
    除“百子图”被面,绣服也令人称奇。绣衣前襟、后背、袖管上所缀的16只团花已一一绣成,一式的仙鹤、祥云、麦穗,构成了中国传统吉祥图案“日月星辰”中的“日”字形。长长的褶裙不仅绣着荸荠花、牡丹花,凤凰、蝙蝠、鱼虾,竟还有飞机、帆船甚至黄包车,共94件。黄主任感叹:这么复杂的图案,现今难得一见。
   宋庆龄生前喜欢刺绣,小的如茶杯垫子,大的如床上被褥,都采用做工精致的绣品。这次复制的团花绣服、“百子图”被面,更非一般绣品,而是母亲送给她的“陪嫁”。1915年10月,22岁的宋庆龄与年龄大28岁的孙中山在东京结为革命伴侣,遭到宋庆龄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坚决反对。宋庆龄却矢志不渝:“我的快乐,我唯一的快乐是与孙先生在一起。”母亲终于理解了女儿追随一代伟人的心愿,把自己结婚时穿的一套绣花礼服、一条“百子图”被面送给女儿作为“陪嫁”。从此宋庆龄便把母亲的礼物,还有母亲的理解、祝福永远珍藏着。
    复制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的服装、被面,最难的是料作、色彩要“真”,真得同近百年前的遗物几乎一模一样。“百子图”被面仅用线就达近百种颜色,每种色泽不能有偏差,都要反复试验,才能一一染成。软硬缎丝绸、丝线采购不难,但要“做旧”、吃掉新料上的“光头”,起码得三四道工序,才能缩短同原件的“历史距离”。好在苏州刺绣博物馆1983年曾为宋庆龄故居复制过一套绣服、一条“百子图”被面,当时的老艺人仍健在。刺绣博物馆一一请这些六七十岁的老人重新“出山”,重操滚针、虚实针等传统针法,精工细作。制作一只团花,一位老艺人足足花了15天;复制一条裙子,一位刺绣艺人需要忙碌4个月。
    年内,复制的宋庆龄“陪嫁”将随同这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的其它珍贵物品一起,应中美友好协会等团体之邀,“飞”往美国及其它各国展出。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