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第一篇战斗檄文的问世

――宋庆龄在〖五卅〗运动中若干史事钩沉
朱玖琳


    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不久,“五卅”惨案在上海发生,宋庆龄从痛苦中抬起头来,毅然投身于丈夫毕生的事业,为了实现一个真正的中华民国,她忘我地开始了在孙中山逝世后的第一次战斗。
    1925年6月9日,上海《民国日报》发表了宋庆龄就“五卅”运动与记者的谈话。宋之谈话慷慨激昂,义愤之情溢于言表。她认为此次爱国运动“处处可见孙先生之精神,故孙先生精神实未尝死”,并主张“团结各界,坚持到底。”
    当时上海各大报纸因开设在公共租界,言论受租界当局压制,故对“五卅”运动的态度或者消极暧昧或者媚外妥协,致使正义之声无处伸张。6月3日,叶圣陶、胡愈之、郑振铎等联合上海11个团体以“上海学术团体对外联合会”名义创办了《公理日报》。6月4日,中国共产党创办了它的第一张日报《热血日报》。上海《民国日报》虽然是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机关报,但它为国民党右派把持,在孙中山逝世后便公开仇视工人运动。在“五卅”运动期间,它不仅不敢如实报道惨案真相,甚至散播妥协言论,在各界责令报纸不得刊登洋货广告时依然故我。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充满战斗号召的“六一宣言”未得在自己的机关刊物上发表,却于6月4日全文发表在《公理日报》上。虽然6月9日上海《民国日报》发表了宋庆龄的谈话,但并未对之多加评论,只是说“夫人随孙先生奔走革命十余年,其精神与主张,当为关心此事者所欲知也。”《民国日报》并没有因为宋庆龄而改变它媚外妥协的立场。在上海,以宋庆龄为代表的国民党左派甚感自己“处无可告语之地,而有不得不言之势” ,“祸患及身,骨鲠在喉”,他们急需自己的喉舌来领导这场斗争。
    6月10日,代表国民党左派立场的《民国日报》在上海发刊,与《热血日报》和《公理日报》互为进行。《民族日报》与《热血日报》和《公理日报》一样,抗议帝国主义暴行,揭露“五卅”惨案真相,披露北京政府与租界当局交涉经过,并号召群众与帝国主义作斗争。所不同的是,《民族日报》高举孙中山民族主义大旗,团结各界共同斗争。它在发刊词中即声明自己的办报宗旨为“欲以孙中山先生之民族主义,为国人之暮鼓晨钟明灯木铎。” 以往史学界仅提及《民族日报》系杨杏佛受宋庆龄委托而办,而就宋庆龄对该报的具体作为则少有涉及。事实上,宋庆龄和杨杏佛一样是该报的主办人之一,杨杏佛受其委托具体主持该报发行。
    宋庆龄与《民族日报》的关系可从其在《民族日报》上发表的两篇文章见其一斑。6月18日,宋庆龄为抗议英帝国主义不仅在上海继续施虐又在汉口屠杀我工人学生,并号召国人起而斗争,以社论的形式,在《民族日报》的头版头条发表《孙中山先〖生〗与“五卅”后之民族独立运动》一文。6月21日,宋庆龄又在《民族日报》特刊“孙中山先生与英帝国主义专号”上发表《力争英帝国主义掌握中广州关余之孙中山先生》一文。宋庆龄曾委托杨杏佛为其修改稿件,这两篇文章的翻译极有可能是杨杏佛所为。
    宋庆龄在前文中使用了孙中山为其起的化名“琼英”,署名“宋琼英”。文中,宋庆龄猛烈抨击英帝国主义的残暴,号召以孙中山精神争取民族独立。文曰:
    “中国民族独立之精神深藏固着于吾人之心坎,绝非枪弹所能消灭。最近上海与汉口之暴行予中国民族解放运动以极大之刺戟,吾人深谢大英帝国主义之厚赐。此种暴行使中国人民觉悟其所处地位之危殆与卑下,实为反对帝国主义最有力之宣传。
    英国远东政策日趋于侵略压迫之途,实为中国独立之最大障碍。吾人果欲中国脱离次殖民地之地位呼?吾人果欲为自有(误,应为“自由”)土地之主人翁,在世界上与他国平等不受帝国主义国家之威胁与恐吓呼?欲达此目的,中国之国际地位必有彻底之改革。
    吾人果能继续努力于孙中山先生之主张以坚定诚挚之力,进求所志,必能征服此强有力之大敌。中山先生不云乎。(误,应为“:”)‘夫事有顺乎天理,应乎人情,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而为先知先觉者所决志行之,则断无不成者也’。(见孙文学说第八章)吾人果欲增民族历史之荣誉与所居时代之光辉乎!努力于中山先生之主张为吾人唯一之途径。”
    由于《民族日报》存在周期短,影响面不广,故宋庆龄在《民族日报》上登的两篇文章社会反响并不强烈。后文于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后,复以《为力争两广关余向英帝国主义斗争的孙先生》为题,登在7月2日的《广州民国日报》上,因而得以传播。而前文一方面由于时论性强不可能再刊,另一方面又因为宋使用的是化名,知情者不多,所以未得传世。但这篇政治立场鲜明的社论,不仅是宋庆龄在孙中山逝世后的第一次斗争中的第一篇战斗檄文,也是宋庆龄在国内报刊上以个人名义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再现此文无疑为史家研究宋庆龄又添一珍贵史料。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