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妇女
(一九一三年四月)

  早在基督教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上层社会的妇女就已经受教育了。她们学文学,学诗词,学音乐。遗憾的是,只有出身高贵人家的女儿,才能享有这种受教育的特殊权利。她们是非常幸运的人,但为数却甚寥寥。在欧美人士的眼里,中国妇女,无论她们的社会地位是属于上层或中产阶级的,都没有享受到多少自由。除了接触近亲中的男人外,她们生活在一种封闭的脱离男性社会的状态之中。但是,对于中国妇女来说,这种封闭状态毕竟不是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因为她们生性温顺软弱,一心只管家务,一心追求家庭乐趣;她们所具有的那种满足现状的心理,在其他地方是难以找到的。她们也同亲朋来往,互相进行访问;在家里,她们受到家人的爱戴和尊重。的确,她们还能更多地希望什么呢?
  自从基督教传入中国以来,中国妇女的社会地位,文化水平,以及受尊重的程度,都毫无疑义地比过去提高了。受教育的权利,不再象从前那样只局限于个别阶级了。私立学校和教会学校,除了教文学、诗歌和音乐之外,还增设了自然科学、数学、体育等课程。中国政府看到了这些学校所取得的优异成绩,看到了“摇动摇篮的手在治理国家”,便在全国各地兴办学校。这样一来,受教育就成为国民必须履行的义务了。一九0七年,教育部门为派遣女学生出国留学而举行了择优录取的考试。被选派的留学生享受由威尔斯利提供的奖学金。这场考试的成绩使那些男主考官们认识到,女学生在智力方面并不亚于男学生。于是,中国政府每年都举行一次出国留学的考试,来从全国各省中挑选一些女生赴美留学。奖学金则是美国用赔款设立的所谓“赔款奖学金”。不光是政府在为妇女的高等教育尽力,一些平民百姓也把他们的女儿送往德国、法国、美国、英国和奥匈帝国去念书。这些留学生学成归来,都担任了重要的职务。她们积极行动,配合政府取缔不良风俗习惯,破除各种迷信。由于受过更高层次的教育,她们比其他国家的大学生更清楚地认识到,为了共同的幸福,她们要比别人承担更多的义务。她们所取得的毕业文凭,并没有使得她们自命不凡,自视高人一等;她们也没有因此而希望自己成为置身“象牙之塔”的精神贵族。
  当今中国的妇女,如同其他文明国家的妇女一样,都享有同样多的自由。尤其是城市妇女,她们都和男人一样平等。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妇女们在大礼堂内倾听自己的姐妹站在讲台上作报告,还可以看到她们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现在大家都在热烈讨论“平等普选权”问题,而且也把开始的步骤和将要采取的措施记录在案。这个情况,想来还不至于引起英国姐妹们的妒忌吧。在不久的将来,从这些妇女当中,我们将会看到出现潘克赫尔斯特和贝尔蒙特式的人物。但希望她们的口号是“争取女权不要像男子那样去打架”。既然人类一半人口的提高不可能不同时提高另一半人口,既然中国正在鼓励办好女子高等教育,我们深信,用不着一个世纪的时间,中国就会成为世界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中国妇女也将成为同男人们地位相等、平起平坐的伙伴。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