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
(一九一二年四月)

  许多著名的教育家和政治家都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之一、滑铁卢战役后最伟大的事件,是中国革命。这一非常光辉的业绩意味着四万万人民从君主专制制度的奴役下解放了出来,这一制度已持续四千多年;在它的统治下,人民毫无“生活、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可言。这一业绩也标志着一个王朝的覆灭,这个王朝所进行的残酷的剥削和自私自利,使得一度兴盛的国家沦于极度贫困。推翻满清政府就是铲除了一个充斥着野蛮习俗的、道德败坏的朝廷。
  五个月以前,我们无论怎么放任不羁地梦想也不可能想到会成立一个共和国,有些人甚至对于及早成立立宪政府的诺言也持怀疑态度。但是,在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心底里,不管他是政治家还是劳动者,都蕴蓄着反满情绪。诸如饥馑、水灾、生活中各个方面的每况愈下等一切苦难最终都应归咎于专横的满人和他们的朝廷中的贪官污吏。压迫导致了这场奇妙的革命——一件看来是不幸的而实际却是造福人间的喜事。
  我们已经目睹了在暴君统治下不可能完成的种种改革。我们从报纸上了解到中国正在开展剪辫运动,成千上万的人舍弃了身上的附属物——中国民族耻辱的象征。在讲究实际的外国人看来,这件事并不足以为奇。然而,要理解这件事的意义,我们要记住,辫子是几个世纪以来造成的特征,而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保守的民族。中国人喜欢遵循旧的习俗,发辫是他们区别于文明世界其它国家的最显著标志,仅仅半年以前他们对辫子还是百般珍爱的。十年前,不蓄辫子的人是屈指可数的。凡是想在政府里担任一官半职的人,谁也不敢剪掉辫子。这一行动被视作是反满的,因而是大逆不道的。但是,如今在中国反满已蔚然成风,留辫子的人变得屈指可数了。
  当前在中国还进行着其它无数的改革,其中包括了社会、教育和工业方面的改组。现在社会秩序已经恢复,下一步需要解决的是币制和税收问题。我们知道还有其它一些重要改革已经取得了光辉成果,所以我们坚信中国人能够有效地、明智地处理这些问题,使这个古老的国家完善和繁荣。
  革命已给中国带来了自由和平等——每个人的两项不可剥夺的权利,为争取它们,许多高尚英勇之士献出了生命。但是博爱尚有待于争取。科尔盖特大学的克劳萧教务长在一次讲演中谈到,博爱是人类尚未实现的理想。他说,缺少了兄弟情谊,自由就没有牢靠的基础;在人们还没有彼此以兄弟相待之前,真正的平等也只不过是梦想。实际上他所说的是,博爱为自由、平等两者的基础,因此二十世纪的奋斗目标应该是实现这个理想。
  指出通向博爱之路的任务可能就落在中国这个最古老的国家身上。在促进人类进步的努力中,中国还要在其它方面起作用。拿破仑·波拿巴说过:“一旦中国醒来,她将推动整个世界。”这话要变成现实看来已为期不远了。一个民族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国土广袤居世界首位,文化光辉灿烂,她在推动人类向上的事业中不可能不具有影响力。中国是首先创建了刑法法典的国家,她的哲学家对人类思想作出过某些最宝贵的贡献,她的浩瀚的文献赢得了学识渊博的、终身从事研究中国的欧洲学者的赞赏,她的社会和道德伦理的准则,几乎是任何其它国家无法比拟的。多少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是热爱和平的民族。对他们来说,笔比剑更有力量,他们尊重和平这门学科而漠视战争这门学科,他们崇文轻武。罗伯特·哈特爵士说过:“他们对正义是如此坚信不移,以至于不屑去考虑要用强力来支持和实现正义。这些品质不是孤立地存在于个别事件中,而是全民族的特征。”美国前任驻华公使康克先生说:“如果文明的真谛在于人类良心的最高感应,那么在中国就存在着世界上最高的文明。”中国以它众多的人口和对和平的热爱——真正的本质意义上的热爱——将作为和平的化身站出来。它必将推动那个人道主义运动,即实现世界和平,使权利无需依靠军队和“无畏”战舰作后盾,一切政治分歧都将最后由海牙法庭来裁决。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