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念宋庆龄名誉主席
费彝民

  敬爱的宋庆龄名誉主席病重时,我们就十分惦念。她的那坚定不移的爱国精神和革命意志,和蔼可亲的待人态度,以及不为名利的高贵品质,是我们一向所深深敬重的。
  宋名誉主席如泰山顶上久经风霜的劲松,又如一颗光芒收敛的巨星。她的一生,是那样温文尔雅,宁静安祥,内心深处却又那样坚忍不拔,忠诚不移,七十年如一日,始终忠于中山先生的教导,忠于她所信仰的革命信念,历尽艰险而从不动摇。她一向不多言,如有讲话,总是念念不忘革命爱国,不忘儿童福利和世界和平。这样不可多得的高贵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
  5月16日,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一致拥护授予宋庆龄以国家名誉主席的荣誉称号。我们远在外地的委员和在京的委员一样,心悦诚服地通过电讯投以赞成票。全中国人民,不管是共产党、国民党,或者无党无派,包括广大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台湾同胞,我相信都会为宋名誉主席所获得的崇高荣誉而深感光荣和欣慰。宋庆龄名誉主席早于1915年就在日本追随中山先生,一贯拥护中山先生的主张,是中山先生最忠实的伴侣和战友。她是真正理解三民主义真谛的人,也是最跟得上历史潮流的中山信徒。
  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大败之后,中山先生应段祺瑞、张作霖、冯玉祥三人所组成的执政府邀请,到北京商议国家大事。中山先生当时身体已经有病,但为了国事,仍毅然北上。其时我正在北京读书,很佩服中山先生的勇气和爱国精神,而且寄予极高的希望。不幸,中山先生患上肝癌,到京后医治无效。不久就在北京住所逝世。在殡殓前,苏联送来一支钢棺,我们国家也买了一口,结果用了自己买的。苏联送来的用作衣冠塚放在西山碧云寺。
  中山先生遗体成殓后,灵柩安放在北京中山公园中山堂,供市民前往瞻仰,我当时也去行了礼,后来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进行北伐,建都南京。国民党人随即于1929年间派大员到北京迎接中山先生的灵柩,移葬南京中山陵。迁葬行列就是由宋庆龄名誉主席率领,吴铁城,邹鲁、郑洪年等随行。当时我也主动去到前门车站迎接他们,亲眼看到宋名誉主席穿着黑色长旗袍,从专车走下月台。还记得当时遥望宋名誉主席的风采,只觉秀慧之气、刚强之志,溢于言表,完全一派巾帼丈夫的风范。奉安典礼极为隆重,当时河北省省长是山西派的商震,特别按照北京习惯的最隆重的仪式,由六十四人抬柩,送到前门车站。当时我又赶到车站送行,亲见宋名誉主席陪在中山先生灵柩之后,和吴铁城等一同登上专车南行。 
  自此之后,宋名誉主席坚守中山先生遗训,目光远大,一生为革命,一生为人民,历五十三年而不变。而且一贯虚怀若谷,待人热情,风格高尚。今天,她身受党和国家至大荣誉,被称为中国最杰出的妇女,实为当之无愧。我们更诚心盼望国共两党党员和全国人民一道,秉承孙夫人的志向,为祖国统一大业而努力,以慰中山先生和其他革命先烈于地下。宋名誉主席不幸谢世,我想,远在台湾和海外的宋蒋两家亲属和后代,理应奔赴北京,和全国人民一同哀悼这位深受十亿人民敬重的尊长。 

(原载1981年5月26日香港《大公报》)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