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名:   
创立农学会倡言①
撰写时间:   
一八九五年十月六日
原载:   
据《是曰邱言》,载澳门《镜海丛报》第三年第十六号,一八九五年十一月六日出版
出处:   
黄彦编:《孙文选集》(中册),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11
全文:   

                    创立农学会倡言①
                 (一八九五年十月六日)②
    间尝综览古今,旷观世宙,国家得臻隆盛、人民克享雍熙者,无非上赖君相之经纶,下藉师儒之学术,有以陶熔鼓舞之而已。是故一国之兴衰,系夫上下之责任,师儒不以独善自诿,君相不以威福自雄,然后朝野交孚,君民一体,国于是始得长治久安。我中国衰败至今,亦已甚矣!用兵未及经年,全军几致覆没,丧师赔款,蒙耻启羞,割地求和,损威失体,外洋传播,编成谈笑之资,虽欲讳之而无可讳也。追求积弱之故,不得尽归咎于廊庙之上,即举国之士农工商亦当自任其过焉。
    盍观泰西士庶,忠君爱上,好义急公,无论一技一能,皆献于朝而公于众,以立民生富强之基。故民间讲求学问之会,无地不有,智者出其才能,愚者遵其指授,群策群力,精益求精,物产于以丰盈,国脉因之巩固。说者從[徒]羡其国多善政,吾则谓其国多士人。盖中华以士为四民之首,外此则不列于儒林矣,而泰西诸国则不然,以士类而贯四民。农夫也,有讲求耕植之会;工匠也,有讲求制器之会;商贾也,有讲求贸易之会。皆能阐明新法,著书立说,各擅专门,则称之曰农士、工士、商士,亦非溢美之词。以视我国之农仅为农、工仅为工、商仅为商者,相去奚啻霄壤哉?故欲我国转弱为强,反衰为盛,必俟学校振兴,家弦户诵,无民非士,无士非民,而后可与泰西诸国并驾齐驱,驰骋于地球之上。若沾沾焉以练兵制械为自强至计,是徒袭人之皮毛,而未顾己之命脉也,恶乎可?意者当国诸公,以为君子惟大者远者之是务,一意整军经武,不屑问及细事耶?果尔,则我侪小民,正宜筹及小者近者,以称小人之分量矣。
    ①  本文由兴中会员区风墀(粤港基督教宣教师)执笔。当时孙中山正在广州筹划反清起义,倡设农学会含有掩护作用。
    ②  据初刊于广州《中西日报》的日期。^
    某也,农家子也,生于畎亩,早知稼穑之艰难。弱冠负笈外洋,洞悉西欧政教,近世新学靡不博览研求。至于耕植一门,更为致力。诚以中华自古养民之政,首重农桑,非如边外以游牧为生,西欧以商贾强国可比。且国中户口甲于五洲,倘不于农务大加整顿,举行新法,必至民食日艰,哀鸿遍野,其弊可预决者。故于去春,孑身数万里,重历各国,亲察治田垦地新法,以增识见,定意出己所学,以提倡斯民。伏念我粤东一省,于泰西各种新学闻之最先,晋绅先生不少留心当世之务,同志者定不乏人,今特创立农学会于省城,以收集思广益之实效。首以翻译为本,搜罗各国农桑新书,译成汉文,俾开风气之先。即于会中设立学
堂,以教授俊秀,造就其为农学之师。且以化学详核各处产土物质,阐明相生相尅之理,著成专书,以教农民,照法耕植。再开设博览会,出重赏以励农民。又劝科集资本,以开垦荒地。此皆本会之要举也。至于上恳国家立局设官,以维持农务,是在当道者之责,非田野小人所能预期。虽然好民之好,恶民之恶,膺父母斯民之任者,当大有人在也。呜呼!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
    下之乐而乐”,范文正①抱此志于未达之时,千载下犹令人神往。今值国家多难,受侮强邻,有志之士正当惟力是视,以分君上之忧,安可自外生成,无关痛痒,为西欧士民所耻笑哉!古有童子,能执干戈以卫社稷,曾见许于圣门。某窃师此义,将躬操末耜,以农桑新法大启吾民矣。世之同情者,谅不以狂妄见讥,而将有以匡其不逮也欤!
    如有同志,请将芳名住址开列,函寄双门底圣教书楼或府学宫步蟾书屋②代收,以便届期恭请会议开办事宜。是为言。
                                                          香山孙文上言③
    据《是曰邱言》,载澳门《镜海丛报》④第三年第十六号,一八九五年十一月六日出版
    ①  范仲淹,谥文正,宋朝人。
    ②  此处据高良佐《总理业医生活与初期革命运动》(载南京《建国月刊》第十四卷第一期,一九三六年一月出版)转录光绪二十一年八月十八日(一八九五年十月六日)广州《中西日报》原文增“或府学宫步蟾书屋”八字。按:《中西日报》今未见,高良佐文因转录时颇多错漏,故未选为底本。
    ③  据前注高良佐文增“香山孙文上言”六字。   
④  《镜海丛报》  (报纸型中文周刊)系葡萄牙人、孙中山之友飞南第(Franciscoh H. Fernandes)于一八九三年七月创办,同时发行葡文版,名为Echo Macaense(直译可作《澳门回声报》),刊名下面加印中文“镜海丛报”四字,而其内容与中文版异。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