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陈列趋向探索

孟正兴

     传统理论认为,陈列是在一定空间内,以文物标本为基础,配合适当辅助展品,按照一定的主题、序列和艺术形式组合成的,进行直观教育,传播文化科学信息和提供审美欣赏的展品群体。在现代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各类产品更新换代令人目不暇接的信息时代,传统理论及当前的陈列形式已难以适应时代的发展趋势和人们的审美情趣需求,未来博物馆的陈列show是否可按以下思路来进行,本文试对此作一探讨。
    一、确立开放的陈列理念
    博物馆的陈列应是对一定历史文化和文物的原生态的复原,是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历史原真性最新研究成果的一种阐释。陈列基础应是博物馆对自身性质所涉及领域及其原真性的研究成果,核心是一种主观意识形态,终极目标是对某一事物领域的原生态模拟复原,而不仅仅是文物以现有状态排列出的展品群体。假设,需要建立圆明园博物馆,其陈列形式就不能只是其相关图片、照片、文物及断壁残垣的简单罗列,而应如电脑游戏《罗马帝国》一般,通过高科技手段模拟展示出圆明园从无到有,从最辉煌的项点历经浩劫到今天的断壁残垣这一过程的原生全息,图片、照片、相关文物是实物例证,但已不是陈列主体部分,甚至可以说是主体陈列的辅助展品。
    理论界已对传统理论中博物馆作为“非营利性机构”的“非营利性”提出质疑,并作出新的阐释。同样地,博物馆陈列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讨论中,变唯一的资源导向为市场导向和需求导向,办出真正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陈列,无疑更有利于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良性互动。在日常工作中,可以适时地引入市场化、商业化运作模式,从陈列的内容与形式设计、陈列制作、陈列的包装与宣传,甚至到社会大众对陈列品位的消费需求信息,都可以引入市场化的运作模式,集思广益、去粗求精,使社会力量共同融入对陈列的制作中。
    博物馆陈列成功与否的评判标准,也应突破传统,从传统的专业价值标准导向、政府导向,走向社会公众评判作为最终标准的导向。业内人士评价颇高而观者寥寥的陈列在实际上是一个失败的陈列,此种价值标准与市场价值规律背离现象的根源在于在评判上未打破行业与政府的垄断,这种传统垄断式陈列理念应打破。
    二、突破传统的时空模式
    当前博物馆的陈列基本上还是沿袭器物、场景、文字说明,再加上讲解员讲解的传统模式,内容、形式相对比较单一,对参观者,除非是兴趣爱好者,确实已不具有足够的吸引力。这种现象在市、县中小型博物馆普遍存在。
    对这种传统陈列模式的突破,首先要求陈列内容设计的革新。如对沿海城市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为主题的陈列,就不能仅仅以出土器物与文字说明、简单的场景构成。理想的陈列应是对该文化遗址盛衰、来龙去脉的探索性展示,其中文物标本只是实物例证,而对该文化的探索性展示应作为陈列的核心部分,展示方式则重在对原生态复原。又如对一件鼎的陈列,传统模式是实物加文字说明,新的模式则要求:(1)此鼎最初烧制出时的复原态,(2)其所在器物组合可提供的该时代文化信息,(3)鼎所能体现出的生产力因素,(4)鼎作为普通炊器到作为祭器的过程,(5)传说中的禹铸九鼎与鼎的特殊象征意义,(6)楚庄王问鼎中原,(7)鼎的象征意义的消退。可以看出,运用高科技手段以时、空为网线构成的信息网络,而文物标本则是各网线的交点,通过这个网,实现了某一领域的社会历史形态的模拟复原。
    三、理顺功能与繁荣的关系
    博物馆的基本功能是收藏、研究、教育。这种把博物馆作为教育机构的传统定位,无形中拉开了博物馆与社会大众的距离。笔者以为,未来的博物馆应当是给大众提供高雅文化交流的场所,提供娱乐、陶冶情操、求知启智,其终级目的是休闲娱乐(特殊性质的博物馆、纪念馆除外),以此作为功能定位,会增加博物馆与社会大众消费情趣的亲和力,也可能会改变多数中、小博物馆观众寥寥可数的现状,实现一定程度的繁荣局面。
    例如,评论界公认一位书画家的作品于笔墨之间隐隐有铿锵之音,这样的艺术“通感”如何让—般观众易于接受,这便是陈列内容、形式设计应当研究的课题。成功的陈列不只是让观众对书画家油然而生“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而更应使观者“忘情于山水之间”、我虽非鱼却终“知鱼之乐”。借助高科技手段,从作者的艺术修养、创作心态及艺术特色等方面加以表现,从而使陈列对书画家和书画作品有“透视”一般的效果。把高雅的艺术格调用通俗的形式诠释,才会使参观者易于接受。
    博物馆文化作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先进性主要通过陈列这个“前台”,与社会公众交流、由社会大众评判。陈列的发展趋向又与博物馆自身学术成就、专业梯队建设密不可分,而后两者的成功是陈列艺术科学向前的内在前提,这需要文博工作者共同来探索。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