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讲解工作的创新

高峻岭 

    有位卖豆腐的行家,当一屉豆腐端出,他左一刀,右一刀,很快就能划出标准的“九宫格”。但是后来,同行的一位姑娘,使用了“#”字型的铅皮刀,只需一压就切成了方方正正的九块。由此,我们看到,要发展前人,超过前人,非得要有创造性、突破性的思维方法不可。     笔者认为,在博物馆工作中也要有创新意识,讲解方面亦然。在参观过程中,应以观众为主体,适当让观众讲也没什么不可。讲解员 应成为参观活动的组织者、指导者,帮助观众获得知识而不是知识的灌输者。现在多一味由讲解员一人,像以前教师在讲台上用“满堂灌”的方式,单调、乏味。讲解中,营造使观众自由参与的宽松空间氛围,与观众之间建立一种平等尊重、信任和谐的关系,鼓励他们,调动其积极性,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使之体验到参观的乐趣,从而使之自行获得知识、运用知识,提出问题。如有的博物馆采用唱歌式讲解引导现众也跟着唱,充分发挥了观众在参观学习过程中的主动性、积极性与创造性,使他们在参观过程中真正感受到参观的乐趣,在笑声中得到教育。观众感觉生动有趣、记忆深刻。        
    参观过程中,请观众谈谈意见、感受和收获。这样既可以丰富观众的想像能力,又能训练观众的多向思维,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讲解员除了专业知识的充实之外,还需要具有广博的现代常识。因为在科技的发展下,许多的知识并不仅限于独门的因果关系,而有了多元、多向互相依赖的发展。专家学者们研究的领域,或许是针对某一极细微的问题,使用的语言也极深奥又学术化。譬如“铜带钩”原为北方草原民族“胡服”所用,古称“鲜卑”、“师比”、“胥纰”、“犀毗”等,形制基本特征是一端曲首作钩,用以钩挂皮带的另一端,下首有蘑菇状的短圆柱,用于钉在皮带一端固定,侧视为S形。而讲解员却必须把许多专家学者研究的成果加以消化吸收,并且用观众能接受的语言来表达。
    现在许多博物馆开发了人性化的电子讲解系统,也有的博物馆聘任教师担任志愿讲解员或义务讲解员。如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位于多伦多的市中心,是加拿大最大的博物馆所有的讲解员都由志愿者担任,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他们来做讲解工作都是自己的兴趣,他们知识面广,有的甚至是某方面的专家,在讲解时很有激情,所以吸引了不少观众。还有些志愿者在展厅里服务,身上挂着“请问我!”(ASK ME!)的标牌,如果观众有什么问题,或展览中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们,他们都会一一做出解答。
    讲解的理论或原则是人人能懂,人人能学的,可以学习怎样说话与演讲之类的书籍和文章,但是学了以后,如果不能应用在实际的讲解中,则无异于光说不练,纸上谈兵。因此,实战的经验,才是培养智慧最主要的方法。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