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豆皮仔” 当个“守”艺人

Home > 资讯 > 中山文化

做好“豆皮仔” 当个“守”艺人

发布时间:2024-03-18    

一张台、一盏灯,手握黏土,信手一捏,一张肉嘟嘟的可爱小脸便出现在眼前。最近几年,雷文勇对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陶艺手作越发沉迷,经常在工作台前一坐便是三四个小时,直至眼睛有些吃不消才停手。

  1971年出生的雷文勇,是土生土长的南区沙涌人,15岁曾师从大名鼎鼎的“手模大师”马乐山,开始学习如何用泥胶和石膏粉捏塑手办。长大后,曾因生计而怠于从艺,在行业中几进几出,但始终不能割舍。自2019年创作出个性鲜明的“豆皮仔”陶艺作品系列后,内心对手塑模型的热爱愈加纯粹,创作取材范围更广泛,颇有些“不拘一格”的潇洒恣意。他说,“我是手艺人,但我不做行货,想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1 “马乐山给了我自由的创作空间”

“我从小喜欢画画,人生拿到的第一张奖状就是因为画画得好。”在知天命的年纪,回望人生几十年,雷文勇发现许多事情已经淡忘,对绘画的热爱却始终如一,成为人生画布中最鲜亮的颜色。

心怀这份热爱,15岁的他走进了马乐山位于沙涌老宅的美术工作室。“他在我们这一带很有名气,一开始是去学画画,后来开始学做手办。他给了我一本外国的黏土创作手工图册,让我学着做。”书中那些新颖灵动的卡通形象让雷文勇爱不释手,马乐山老先生鼓励他学习用黏土塑造卡通人物。他也从最初的喜爱到尝试着模仿和创作,手中的卡通形象逐渐从肖似到神似。雷文勇的天赋使他从一众学徒中脱颖而出,因为作品中独特的“味道”,深得马乐山老先生的喜爱。

“他不会指导你怎么去做,但会告诉你哪里做得不好。一个作品的创作,需要自己去摸索去领悟,才能更接近心里的那种‘感觉’。他也会鼓励我们去自由创作。”学艺的五六年里,天性旷达的雷文勇越来越不想将自己囿于固定的框架里,不想只做一名模仿者,他内心躁动,想做自己作品的主人。对于自己的这个想法,冥冥之中雷文勇一直在不断探索寻觅,兜兜转转,直到找到自己的“豆皮仔”,中间已是二十多年的光阴过去。

2 “豆皮仔”是完全自我的表达

21岁的雷文勇走出了马乐山的工作室,开启了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因为“做艺术的人很穷”,为了谋生,雷文勇曾从事过很多不同的职业。人生起起伏伏,山重水复,关于创作一件自己作品的想法,也在他的心里明明灭灭,不舍得放下。

“2009年,算是我人生比较低谷的时候。”那一年雷文勇38岁,兜里没钱,事业还未成,喜欢的陶艺终养活不了自己,内心有着不甘、迷茫和彷徨。那不是一段开心的岁月,“豆皮仔”的形象却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他,在他的脑海中逐渐从模糊到清晰。

“豆皮仔看不到眼睛,因为有些事情看清楚了容易不开心。”雷文勇手中的“豆皮仔”永远一副稚童模样,厚厚的刘海刚好遮过眼睛,鼓鼓的两颊有着密密麻麻的青春痘痕,还有着永远微微上翘的唇,似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也似充满欢喜。“生活中总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总要有个积极的心态,让自己保持乐观,保持开心的状态。”

雷文勇创作出30多种不同形态的“豆皮仔”陶艺作品。他的“豆皮仔”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有最恣肆的样子。“TA”们或运动,或乖巧,或嬉皮,或摇滚,或复古,可以汲着鼻涕,可以可爱地吐着舌头,可以一脸呆萌,“TA”可以是长发过肩的酷酷男仔,也可以是扎上发髻笑容甜美的女仔,一切不拘一格,完全随心所欲。“豆皮仔”更像是一个住在成人心里的,永不会长大、不愿长大的少年。

雷文勇在不惑之年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豆皮仔”,圆了年少时的追求与梦想,重新遇见了那个为着热爱、追求独一无二、固执地坚持着自我表达的自己。

3 “我不想做行货”

有了“豆皮仔”系列作品后,雷文勇不大不小地“火”过,曾带着作品接受广州媒体的采访,注册了“豆皮仔”工艺品店,还在淘宝上卖过“豆皮仔”手模,只是反响了了。也偶能遇到一些知音,喜欢他的作品,不惜花上百十来元买回一个,摆放在家里,为平淡生活添些色彩与趣味。

“我做一个‘豆皮仔’大约要四五个小时。”现在,雷文勇在南区竹园路19号的自家老宅里开了间工作室,取名“合森工作室”。他经常戴着棒球帽,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衣,从沙涌的家中出发,骑着摩托,穿过几条弯弯绕绕的青石板窄巷,隐入这间工作室。门外是喧嚣的市井街坊生活,门内是让人内心安宁的创作世界。

工作室中,雷文勇自由地沉浸在创作里。“因为年纪大了,时间太久眼睛吃不消,我一般工作四到五个小时。”而随着对不同领域的探索,他手中可用的创作材料也越来越多样化,水泥、矿物砂石膏、黏土都可以信手拈来,盆景、浮雕、山水、人物都能从他的一双巧手中跳脱出来。

工作室里也因此散落了很多他即兴创作出来的作品。“我现在的作品以创新为主,无论是内容还是取材,在不断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我不想被固定,也不想困于过去的作品里。”用矿物加上石膏粉做成的山浮雕画,以水泥砌成姿态嶙峋的山石盆景,用黏土做成的创意卡通人物等等,工作室里有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

“人物创作讲究神韵,山水创作讲究气韵,都不是靠简单地模仿能产生出来的东西。”雷文勇一直坚持创作,“我不想做千篇一律的东西,我希望创作出来的作品代表着我的审美,有着我的印迹,它能完完全全来自于我的创意。”几十年过去,雷文勇还是当年那个少年。

4 “我想给他们自由的创作空间”

民间手艺人雷文勇,因为“豆皮仔”的创作收获了不少粉丝。近年来南区街道加大力度挖掘民间手艺人,雷文勇的“豆皮仔”系列有了更多曝光度。三月,南区街道沙涌学校(旧址)香山书房连续一个月的时间,展出30件“豆皮仔”作品。暑假期间,还将举办雷文勇公益课堂,带领更多人接触黏土创作、学习制作手模。

“不要小看这个小小的‘豆皮仔’,做好它要几十道工序。”雷文勇说,做脸模,一根一根地粘上头发,制作纹理清晰的衣服……一切都在脑子里,在手上却要经过成百上千下的打磨,“做这些的时候,我会完全放下生活中的琐事,全身心沉浸在里面。我很喜欢这样的创作感觉,可能这也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原因。”

慕名来工作室学习的并不算多,雷文勇因此希望能借助公益课堂免费教学的形式,吸引更多的人学习黏土技艺,喜欢上手模创作,“手艺需要传承,坚持下来需要很大的兴趣和毅力。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学习,就像我当年学习这门手艺那样,能在其中找到自己随心所欲创作的快乐,找到能让自己身心愉悦的力量。”


来源:中山日报  2024-03-18




上一篇: 翰墨传廉韵 妙笔扬清风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了